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

大眾網
全媒體
矩   陣

掃描有驚喜!

  • 海報新聞

  • 大眾網官方微信

  • 大眾網官方微博

  •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

  • 大眾海藍

  • 大眾網論壇

  • 山東手機報

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:

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

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

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

首頁 >新聞 >國內新聞

從“閱讀神器”到“蓋泡面神器” 電子書如何面對市場挑戰?

2022

/ 01/11
來源:

工人日報

作者:

楊冉冉

手機查看

  從“閱讀神器”到“蓋泡面神器”,Kindle在中國市場的熱度已經大不如前

  電子書如何面對市場挑戰?

  閱讀提示

  國產品牌的崛起,在一定程度上瓜分了有限的市場份額,但是要想出頭卻并不容易。有業內人士指出,國產品牌要在內容與品牌構建上“補課”,有了內容,才能不斷增加客戶黏性;有了品牌力,在面對終端渠道時才有議價權。

  1月4日,有網友爆料稱國內Kindle官方自營店的產品大面積缺貨,且天貓Kindle官方店鋪已經不存在。一時間,“Kindle或退出中國市場”的消息在電子書愛好者之間激起千層浪,并迅速登上微博熱搜。

  在很多人心目中,Kindle幾乎是電子書閱讀器的代名詞,從2013年進入中國市場,到如今反常式缺貨、關閉線上的直營渠道,并傳出Kindle硬件團隊去年已被裁撤,Kindle在中國市場的熱度已經大不如前。而這也為國產電子書閱讀器的崛起埋下了伏筆,多強爭霸的大戲正拉開序幕。

  Kindle熱度不再

  2007年,美國亞馬遜公司推出首款Kindle電子書閱讀器,一經推出便迅速掀起波瀾。與實體書相比,電子書攜帶方便、購買方便、存儲方便且不需要印刷,成本比較低。據相關統計數據,kindle目前占據了全球電子書閱讀器市場60%以上的份額,是這一領域的領先者。

  2013年,Kindle正式登陸中國市場,一度非常暢銷,被視為閱讀學習的必備神器。2016年底,中國成為亞馬遜全球Kindle設備銷售第一大市場。根據亞馬遜中國發布的數據,截至2018年6月,Kindle電子書閱讀器在中國累計銷售數百萬臺, Kindle中國電子書店的書籍總量近70萬冊,較2013年增長近10倍。

  但隨后幾年,電子書市場遭遇到了成長的瓶頸。書價上漲,價格優勢縮小;閱讀體驗較差;盜版分流客戶,影響正常營收等問題凸顯。同時,隨著手機閱讀全面攻占電子閱讀市場,以及游戲、短視頻、聽書軟件等更快節奏的視聽方式分流了閱讀人群,消費者似乎找到了更便捷的替代品。

  Kindle不僅面臨著市場大環境變化的挑戰,其自身落后于時代潮流的產品設計也一直被不少用戶吐槽:系統太封閉、刷新率低、格式單一、傳輸困難、資源不豐富。此外,國內漢王、翰林、掌閱等產品的崛起,也搶占了Kindle不少的市場份額。

  在內外因素影響下,Kindle在國內市場的熱度逐漸消退。二手交易平臺上Kindle的交易量居高不下,甚至被消費者吐槽稱淪為“蓋泡面神器”。

  盡管針對此次“退出中國市場”傳聞亞馬遜回應稱,仍致力于服務中國消費者。Kindle電子書閱讀器深受消費者青睞,部分機型目前在中國市場售罄。但是,Kindle在市場上的乏力表現是肉眼可見的。從“閱讀神器”到“蓋泡面神器”, Kindle似乎成了尷尬的存在。

  國產電子書發起挑戰

  雖然kindle在中國電子書市場一直稱霸,但國產廠商也始終在努力嘗試向kindle發起挑戰。

  2010年,漢王科技率先推出自己開發的電子書閱讀器,當年發貨量就達到了100萬臺以上。隨后,包括方正、愛國者、紐曼、翰林、文石等硬件廠商在內的數十家企業集體涌入電子書市場。近幾年,更是有當當、掌閱、閱文、京東、小米、訊飛等互聯網巨頭加入戰局,結合內容生態,推出了自己的閱讀器。天眼查數據顯示,我國目前有2800多家電子書相關企業,約69%的相關企業成立于5年之內。2017年至2019年,新增企業均超過500家。

  從千元以下的親民款,到5000元上下的專業款,國產閱讀器不斷涌現。在高清墨水屏、印刷級觀感、強續航、大內存、冷暖雙色以及UI設計等硬件條件上,國產品牌已經與Kindle無異。還有一些國產品牌推出功能更強大的閱讀器,能兼顧電子書與辦公軟件等多種角色。

  雖然沒能夠撼動Kindle的江湖地位,但國產品牌的崛起,在一定程度上瓜分了有限的市場份額。Kindle的優勢,正一點點被抹平。

  要在內容與品牌構建上“補課”

  根據智研咨詢的預測顯示,2020年中國電子書閱讀器出貨量為237萬臺,到2023年增長到275萬臺。

  有行業人士表示,相對于其他電子產品來說,電子書閱讀器普及率比較低,但卻不能小覷,它觸達的大多是深度閱讀用戶,對“數字閱讀”營收部分,有非常大的促進作用。

  這也正是掌閱、京東等互聯網巨頭進入電子書賽道的原因。根據《2020年度中國數字閱讀報告》,2020年中國數字閱讀用戶規模為4.94億,同比增長5.56%;數字閱讀行業市場整體規模為351.6億,增長率達21.8%。

  對于這些互聯網巨頭來說,電子書更像是一個新的流量入口,鎖定讀者未來通過該平臺進行閱讀、消費的習慣,會給內容生態帶來極高的忠誠度和黏性,而這正是互聯網巨頭們夢寐以求的。

  跟kindle相仿,互聯網入局巨頭均采用了“硬件+內容+服務”閉環模式。比如,閱文、掌閱憑借自身積累的豐富數字圖書資源,在內容端具備先發優勢;當當、京東等傳統圖書電商則選擇和數字圖書廠商合作,形成“內容+硬件”合力。

  但是,國產品牌要想出頭卻并不容易。因為市場空間不足、利潤低,品牌的推廣、研發動力不足,難以支撐國產品牌進行持續性投入。同時,上游硬件研發迭代緩慢,加上電子閱讀器產品屬于耐用品,用戶更換頻率低,也制約市場發展。

  此外,國產品牌的競爭對手不僅是Kindle,還有手機。手機比Kindle更加便攜,閱讀類APP動輒送電子書資源、無限讀書卡,吸引著電子閱讀器的使用者轉投陣地。

  有業內人士指出,國產品牌要在內容與品牌構建上“補課”,有了內容,才能不斷增加客戶黏性;有了品牌力,才有用戶支持,在面對終端渠道時才有議價權。(記者 楊冉冉)

責任編輯:

初審編輯:孫翔

責任編輯:孫翔

相關推薦 換一換
清纯唯美亚洲动欧美,日日爱视频,欧美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